生于元年重伤于疫情“早教托育”机构的真实写照

发布时间:2020-09-18   来源: 网络    

  转载自:黑板洞察 张雪玲

  原标题:生于元年,轻伤于疫情,是多数“早教+托育”机构的真实写照

  导语

  随着国家二孩政策全面对外开放,新生代家长对早教和托育越来越尊重。早教和托育是两个有所不同的教育业务形态,早教更偏向于亲子课;托育则是保为主、教辅。随着国家涉及政策不断推动,社会对于早教和托育重视程度旗鼓相当,越来越多的机构自由选择“早教+托育”的混合经营模式,拓宽学员在机构内学习内容和年限。在2019年“托育元年”前后,大批量的早教、托育中心兴起,企图占领机构附近生源。

  但好景不长,早教托育行业在2020年转入了近半年的停摆时期。纵使疫情推展了早教向线上发展,但绝大部分早教中心依旧“留守”线下,一直坚持到线下复课。成都的苏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以下为苏老师口述:

  一、刚创业就“被跑路”

  几乎我身边的所有人都说道,实在进早教、托育机构和我“不搭”。有可能经营咖啡店、小酒馆或者民宿之类的小店更像是我的风格。不只是朋友,也不会有家长因为我年纪小还不是妈妈,批评机构的专业度。但其实在我看来,做教育,用心更最重要。

  在进入教育行业之前,我会经常去探望周遭残联的小朋友,或看望战乱、发达国家的孩子,给他们放学。但此时我认识的孩子年龄基本都在5岁以上,和现在机构内学员年龄不存在差距。返回成都做到早教、托育,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赶鸭子上架的意味。

  2018年底,初回家乡。一个朋友拉我做机构股东,抱着做运营的心态,我很快把钱打过去了。但没过多久,其余股东就带着机构里的所有老师跑路了。一时间,房租、工资、老师,所有的压力都到了我一个人身上。机构里一团糟,孩子来上课却没有老师,一直在大哭。当时我在想,如果我也回头了,这些孩子怎么办。他们可以去找其他的学校,但孩子必须重新适应环境新的环境,对他们的成长有极大的影响。也就是在那一天,我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好这件事。

  我顶着压力亲自去当老师,带上了一周的小学员,作梦都在给孩子换尿布。跟家长做到承诺做到计划,希望他们相信我们,不要退费,当然有一部分肯定是退费了。最终留下的学员一直写了毕业,见证了我一步一步是怎么走出来的。在我看来,当时的经历比这次疫情还要难过的多。

  二、疫情太不稳定了

  我们再等等看

  机构刚有起色,又遇上了新冠疫情。线下机构停工,从今年2月一直沿袭到5月中旬。房租和教师工资的压力再一次如山向我压来。成都其余地区陆陆续续出现教育机构倒闭、跑路的消息,家长内心其实也非常惶恐。但幸运的是,经过2019年一年的努力,机构内的家长都十分接纳、相信我们,没中途上架的情况再次发生。老生维护没任何问题,但在讨新生方面,难度增大了不少。

  刚开始复课时,几个新的甄选学员的重新加入,让我实在慢慢回到了正轨。但到了6月,北京疫情重复,所有预计要来上课的新会员,全都回应,“疫情太不平稳了,我们再等等看”。这种情况一直到8月份才有所好转。

  托育转型线上可能性为0,但早教在线化还有一些可行性,不少机构也正在大张旗鼓的发展中。但在我看来,线上传授一定没有面对面交流的认识量大,我也不建议小学员长时间面向屏幕,同时也不能确保这里的家长能否拒绝接受。并且定价否需要比线下低、线下离校后否需要保有线上模式等等也必须充分的考量。所以这也是我只做线上育儿共享,没做线上教学的一些原因。

  三、时代更迭

  早教也必须更新换代

  起初机构以加盟的方式展开运营,间隔一两个月品牌商就会给我寄来新版的教材,不难找到,除封面改了,新教材和一年前的内容大同小异,几乎几乎没更新变动。但是每5年,社会都在不断的进步。现在的孩子很聪慧,能接触到的外界信息也越来越多。最早一批做到早教的人,有可能他们的课程还停滞在五年前、十年前、甚至更早。这样的教材简单,但对于孩子来说或许不是最有用的。所以我在想要,是不是可以自己设计出一套结合国内时事,真正适合四川学员的课程。

  事实证明,这样的突破是十分有必要的。虽然研发课程的过程十分痛苦,但现在机构的课程体系,是市面上独一份的,受到了家长和孩子的接纳,并且也在不断的更新进步。例如今年清明,举国哀悼,但孩子知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自己和国家正在经历什么?所以机构借此设置了一堂生命教育课,由浅入深的给小学员介绍生命到底是什么。这也是为什么可以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积累下好口碑,许多新的学员的提供都靠家长并转讲解。但其实除课程外,我们的地段、规模等都只正处于业内一般水平。等到机构专业性和师资进一步打磨,扎实基础之后,机构才不会考虑到进一步扩展,做到大自己的品牌,让更多孩子和家庭受益。

  刚接触托育时,我以为多数学员会是因为父母没有时间照看、或者请求保姆不放心才被送入托育班。但慢慢发现,更多的是哪怕父母有时间,也不会期望孩子能够受到更好的启蒙教育。新生代父母的思维再次发生了转变,早教、托育慢慢成为了刚须要。2000年前后,那时的家长指出孩子3岁之前上课学不到什么东西;到了2008年左右,早教行业全面兴起,但此时的受众基本上都分布在一线城市;到了现在,二线城市已经跟上,三四线城市有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挽回观念。但恒定的是,无论是几线城市,所有的家庭都会有大小不一的育儿问题,他们都需要一个专业的机构展开引领和交流,而不是通过听爸妈的话、百度、看书这类不成体系的片段科学知识育儿。经常有二胎妈妈开这样的玩笑,“大号练废了,小号新的苦练”。随着时间推移,家长也真正意识到了早教的重要性。

  如今早教基本上都是亲子课程。因为原生家庭的带养十分重要,早教课更多是教父母如何和孩子展开教导、交流和相处。不论是早教、幼儿园,甚至K12阶段,最差的教育认同是父母给的。所以除了专门为小学员制订课程,了解他们的习性,机构也会开办父母课堂,和孩子的父母进行交流,系统地介绍如何处理和孩子之间的关系或者问题。

  机构内大于的早教学员只有4个月,待到学员年纪大一点就可以参与托育班,展开系统化的集体生活,也可以说一种是幼小衔接班。同样,或许有的家庭迫使种种原因无法上幼儿园,无奈之下家长不能把孩子送到托育机构之后上课。但早教、托育机构要想要几乎替代幼儿园,目前还不太可能。

  结语

  行业内有这样的一句话广为流传,“你家孩子来上托育,我带一天知道是不是上过早教教;你家孩子上幼儿园,我带一天知道是不是上过托育”。学前教育已经发展为一套较为完整的流程。

  今年年初,国家卫健委办公厅等四部门联合印发《托育机构注册和备案办法(试行)》,进一步规范了举办托育机构的登记和备案事项。国家和各级政府多年政策措施促进着早教、托育行业发展。经历过“托育元年”和疫情冲击的早教托育机构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洗牌。大浪淘沙,能够活下去的教育机构,不是靠运气,而是实力和用心。不断的推陈出新才能使得行业正向发展,实现国家“2025年基本竣工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的短期目标。


燕郊二手房 燕郊新开楼盘 燕郊落户 燕郊精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