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害“北大女生包丽”的牟学生终于被捕了

发布时间:2020-09-05   来源: 网络    

清华和北京大学几乎是我们所有学生的梦想之地,在几乎所有中国人眼中,能通过清华和北大的学生就是“文曲星下凡”的存在,培养一个被清华和北大录取的学生,将是一个家庭终生的骄傲。

包丽的母亲也是一分子中的一员,因为她的女儿包丽考上了北京大学。然而如果她能提前预测包丽的未来,她可能永远会想要这个荣耀,毕竟与荣耀相比,包丽的寿命是最重要。

包丽为2016级学生,牟某为2015级学生,他们是在包丽竞选学生会副主席时了解的,当时牟某是学生会文艺部的副主任,而包丽是学生会文艺部主任。

当包丽竞选学生会副主席时,牟某给了包丽“出谋划策”,当时,包丽与牟某相识并成为恋人,也许是对牟某的执着打动了包丽并使他们沦为情人,这也是包丽悲剧的开始。

两者矛盾的起点是“包丽非处”,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多,我只想用一句话来处理:如果你不能确保每个男孩都能坚定不移地爱人他的第一个女人,你就不能拒绝每个女人都是“处”。

之后,我开始在包丽上继续执行“精神上的虐待”,因为很多原因,这里不方便重复,如果我们用一个词来总结他,我们就不能用“令人发指”来形容我的心情。

包丽在微博上留给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后中毒。他因化疗无效死亡。

最真是的是,事发以来,牟某从未致歉,也从未主动与有一点妥协,在他看来,这件事和他无关,都是包丽制造的。

然而包丽的母亲一直在为牟某伏法努力工作,然而许多人认为牟某伏法可以忽略。因为我们没法律禁止“精神”和其他伤害,这也是包丽母亲仅次于的障碍,虽然包丽的朋友和各界朋友都在不断恳求她,但是牟某没有伏法有一天,包丽妈妈总有一天不会停止的。

最后,在包丽母亲和社会各界舆论的希望下,包丽于发布微博,称之为牟某已于去年被指定为“虐待罪”,份,学校老师说牟某已经逮捕。

我对生活只有一个要求,现在我只有一个想法来支持我,让他伏法。

对牟某的定罪和逮捕是一种进步,也是对死者最差的问。

在那之后,我们否应当新的思考儿童教育的方式、内容和方向?


食亨 食亨 食亨 食亨 食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