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化加速,“在线+早教”有多大想象空间?

发布时间:2020-05-30   来源: 网络    

疫情催化剂加快,“在线+早教”有多大想象空间?

新京报 记者:冯琪

为应付疫情,各大传统线下早教机构将业务转移至线上,成为“在线早教”的“新晋玩家”。目前在线早教行业处于发展初期,录播、教具+轻课、小班直播是目前在线早教市场上较为少见的服务模式。


4月15日,专心于0-3岁家庭在线亲子早教市场的卡比早教宣布已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同时,为应对疫情,各大传统线下早教机构也将业务转移至线上,沦为“在线早教”的“新晋玩家”。


疫情之下,线上机会涌起。多位在线早教内容提供商告诉记者,自疫情以来,自家产品用户数出现暴增,“在线早教”概念出现在越来越多家长的视野中。

 

记者注意到,录播、教具+重课、小班直播是目前在线早教市场上较为少见的服务模式。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在线早教仍然一个新生事物。

 

录播、直播为主,在线早教玩家挤满

 

“我们自由选择的这款在线早教是视频和绘本、教具相结合的方式,感觉还不错。”冰冰是一对双胞胎女孩的妈妈,同时也是婴幼儿养育专家,在孩子一岁多时开始体验线上早教。

 

冰冰告诉他记者,她所出售的早教产品不会依据孩子的月龄定期寄送对应的绘本、教具,用于时需因应线上的视频课程。视频大部分是针对家长的,也有必须孩子看的。在视频指导下,家长和孩子展开高质的陪伴互动。冰冰比较重视的是,整个产品有一个原始体系,孩子成长每一个阶段所对应的培育和训练的技能,方方面面都有牵涉到。

 

冰冰所用于的在线早教产品采用的“重课+教具”模式,是目前在线早教机构使用比较多的模式。早教行业观察者宋喆告诉他记者,在线早教发展早期,一般以录播视频形式呈现出,内容还包括教具展示、动画视频等。例如,巧虎、宝宝巴士、小步亲子等机构都采行这一模式。

 

最近,小班在线直播模式经常出现。刚刚融资的卡比早教就使用这一模式。真人直播课程可以实现实时的互动交流。“目前早教中使用直播形式的还比较较少。”深圳地区某在线早教机构创始人汪丹回应。

 

比起不带服务的录播模式,北塔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沈文博认为,“重课+玩具”居多的线上录播模式类似于轻课、知识收费,本质上归属于出版业,客单价较低,很好地打开了在家早教市场;但主要靠家长自律学习,从用户体验、互动、效果看作,沈文博更看好小班直播模式。

 

此外记者注意到,也有不少传统的早教线下玩家新晋成为线上玩家。据悉,2019年4月早教头部品牌金宝贝就发售“金宝贝启蒙运动APP“探索线上业务,疫情到来,还推出了《金宝贝线上精品课》。

 

另一早教教知名品牌美吉姆也有动作。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频发,美吉姆在今年1月29日上线了“美吉姆在线”。美吉姆2020年一季报表明,该产品上线24小时内, 登记用户就突破15万人。截至2020年2月28日,总注册用户约50万人,其中80%以上不是美吉姆既有会员。其在线课程包括《英文儿歌课》、《亲子互动课》、《手偶故事课》等。

 

在宋喆看来,转移到线上对部分线下早教机构来说是短期的应急之措。同时也可以看见,一些传统品牌在积极产卵子品牌。他由此辨别,更多线下玩家会把部分业务搬到线上以节约成本,同时门店利用直播和录播小节目更加方便触及用户。

 

汪丹分析称之为,传统线下早教机构入局线上,优势在于内容,只必须将原有内容体系展开调整打磨,转变为线上形式,这是一个优势。

 

玩家逐渐聚集,“线上的春天来了”,汪丹说。

  

在线早教仅次于优势是不受时空局限

 

“我对两个孩子的教育比较重视,因此带上孩子不会亲力亲为。”冰冰告诉他记者,为了孩子的早期教育,她拍电影了工作,积极实地考察了解早教产品,还非常重视家里环境氛围的布置。

 

记者注意到,目前大部分早教产品的教育对象都是家长。沈文博认为:“早教本质上还是教教家长。”

 

在时间投放上,宋喆称之为,不管线下还是线上,都拒绝家长有时间投入,如果不投放,那早教就失去了意义。毕竟早教最重要的是亲子互动,创建较好的亲子关系。记者了解到,线下也无法做到完全和平家长,比如运动、绘本、音乐、舞蹈等都需要家长全程参予,以调动孩子的积极性,激发孩子的兴趣爱好。

 

但并不是所有家长都能确保像冰冰一样的时间精力投入。这与每个家庭的现实条件、家长对早教的态度理解有关。“家长既然选择了早教,解释还是尊重亲子互动理念的,就要尽力抽时间因应。”宋喆说道。

 

冰冰在孩子早期教育上的体会是,“去了线下的机构,不代表就能通过40分钟的互动提高很多,早教更多还是在家庭场景中实行,靠的是家长的高质陪伴,从日常生活中的点滴对孩子产生影响。”

 

通过对比,冰冰的感受是,线上产品整个体系更完备,牵涉到到的内容更全面。此外,“线上机构不会请求到很多专家做一些课程,对于孩子日常经常出现的各类问题为家长答疑,包括儿科医生、心理学专家、幼儿营养师,来协助家长去分析提高。”

 

实际上,除了内容体系上的差异,在线早教一个明显的优势在于——不不受时空容许,节约交通时间。

 

相比之下,线下早教可能需要家长抽出更多时间。汪丹称之为,因为去早教中心时间比较固定,路上舟车劳顿也需要时间。“可能放学只有45分钟,但路上来回要两个小时。”相比起来,线上早教可以在家展开,更为灵活性随性。

 

不少家长担忧,早教中心的老师质量参差不齐。冰冰告诉记者,线上早教防止了家长的这一忧虑。线上早教的教师资源集中,生产量的教育产品标准、统一,能对每位用户确保同等的教育质量。同时,对于具备条件的家庭而言,在家的环境是高于早教中心的,能够避免卫生风险,同时,“宝宝去到一个陌生环境难免会有拘谨。”冰冰说。此外,在线早教还有一个比较大的优势,即价格低廉。

  

婴儿过早认识屏幕引发疑虑和商机

 

对于线上早教,很多人的顾虑在于,不期望婴儿过早认识电子屏幕。

 

在国内,不想宝宝认识电子设备似乎已沦为一种“正确的教育方式”。但似乎,由于科技高速发展,电子设备的认识已不可避免。

 

对于这一问题,冰冰也很担忧,她告诉记者,会自由选择不想孩子看视频,而是通过父母的学习,领悟到方法,然后因应教具用于和孩子互动。

 

汪丹则回应,自己在设计在线早教产品时,也会充份考虑到这一问题,对于月龄小的宝宝,不会将其每次观看视频的时间限制在三分钟以内。

 

卡比早教官方微信公众号中讲解道:2016年美国儿科学会月证实,在父母的照料和监督下,任何月龄的宝宝,都可以从互动视频中受益,并且可以“增进社会交往”。但0-18个月龄的婴幼儿仅可以认识真人视频交流,不可以认识除此以外的其他形式。

 

依据儿童发展身心规律的科学研究,卡比在课程设置上费了心思,他们在6个月-12个月开始设置音乐艺术早教课,通过一个个亲子音乐环节拼成一节30分钟的直播课堂,根据动静融合的原则,将课堂细分为6个有所不同的环节,最久的环节不多达8分钟,而在这8分钟内,又会有直播,课件,互动等多种教学内容的设计。

 

“孩子过早认识屏幕显然是在线早教需要面临的问题。不过有痛点就有商机,已经有创业者在开发能让孩子和屏幕保持距离和护眼的工具了。”宋喆称。

 

据报,在卡比开发的早教空间产品“早教家”中,专门配备了护眼投影仪。

  

市场尚处早期,想象空间足够

 

当下,90后逐渐成为新生代父母。“九零后的家长的意识都跟上来了,这个市场还是比较大的。”汪丹称。

 

宋喆表示,这一代父母无论从消费意愿上、学历水平上,还是对互联网产品的认知和教育理念上,都有很大的改观,不愿接受新鲜事物,也更加重视孩子的早期教育,这对在线早教的发展获释了大力的信号。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早教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2017年我国早教市场总体规模已经达到了4891亿元左右,预计2020年早教服务总收入将达到8100亿元。

 

宋喆判断,作为传统早教的补充,新兴的在线早教在其中不会分得一杯羹。沈文博则认为,真正购买线上早教产品的不会是一批新的消费群体,这部分人群不会想要更时髦的品牌。

 

“在线早教重度服务类课程整个行业目前还在探索期,目前市场规模还没有很大,疫情可能只是一个催化剂,从长期来看的话,行业本身是有一点探索的。”对于市场,沈文博从来不忧虑,“对早期初创企业来说,市场空间不是大问题,能无法作好产品是最重要的。”

 

的确,目前对在线早教机构来说,产品仍需抛光。“网上的免费资源太多了,从免费到收费,就必须有质的区别,包括课程专业度、内容深度上。”宋喆预计,3-5年内,在线早教都属于产品打磨期,“不会群雄逐鹿威胁到线下”。

 

汪丹称之为,目前,入局线上早教的玩家并不算很多,且比较分散,体量大的很少。

 

对于目前市场常见的录播和直播两种形态,沈文博更寄予厚望后者。“录播早期起量较慢,但比较倚赖自学,比起我们还是看好在线做到直播服务类的,一定客单价和带有比较稳定的师资交互服务,长期产生品牌口碑后是可以规模化做到大的。”

 

“线下早教这么多年,真正规模化盈利或者做一定体量的并不多,我们想想到,在线到底对早教这个行业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沈文博说。


新京报记者 冯琪 编辑 危卓


世茂 世茂集团 安翰科技 睿智合创 lovekins 世茂集团

猜你喜欢